改革遗产如何化为改革动力

改革遗产如何化为改革动力

来源于 《财新周刊》 2015年第40 出版日期 20151019

以人民利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只惟实,不惟书,不惟上。无论是国企、财税、金融、户籍、土地还是农村改革,都应坚持这一“以民为本”的态度

比起其他老一辈人物,百岁老人杜润生109日的辞世本身,可能并不很让人吃惊。不过,仅看众多后人的怀念之丰富、热烈,完全可以感知这位改革老人深植人心的影响力。

  数月来,万里、乔石、尉健行等一批改革先辈已纷纷离去。虽都是些久不在位的老人,一旦辞世则舆论相当震动,追思逝者之言行、感怀逝者之作为的文章铺天盖地。在对逝者的悼念之中,更多是生者的感怀。

  对杜润生的纪念更是如此。由于中国农村改革在改革全局中先行者的地位,身为“中国农村改革之父”的杜润生为公众所熟知,他一手创办的农村发展所更聚集了上世纪80年代一批思索和践行改革的青年精英人士。这些人分流在官产学各界,其中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从事中国农村工作的陈锡文、韩俊、杜鹰,还有一批杰出的学者和意见领袖,例如林毅夫、周其仁,等等。

  人们深情怀念改革的流金岁月。不过,恰如杜老生前多次强调,“改革是行百里半九十,农村改革则只到半途中。”对杜润生的纪念,也必然使人们对亟待深入的农村改革,有了更充分的思想交汇和更强烈的行动愿望。

  现状其实难尽如人意,惟须不懈努力。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两年来,行政审批精减、金融改革、财税改革和商事登记制度等项改革进展较快,初见成效,而国企分类改革在迁延日久后也于近期终于出台。不过,改革整体上仍在深水区行进,跨领域协调推进出现困难,不少改革流于口号;与此相伴随,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大,社会矛盾层出不穷。因此,改革亟须重大突破。

  今天,许多官员常感喟改革阻力巨大,其实,30多年前,改革起步更加艰难。当时,经济已到崩溃边缘,长期闭关锁国使得中国与发达国家和大部分周边经济体差距拉大,人民温饱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而“文革”刚刚结束,极“左”意识形态严重束缚人们的头脑,正如杜润生所说,一个提法有闪失“也可能掉脑袋”。然而,经过改革先辈艰苦卓绝的努力,中国终于把工作重心从“阶级斗争”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随后,国民认知从神话回归常识,经济体制从计划走向市场,国门从封闭走向开放,国家从贫穷走向富强。

  这一切靠的是什么?归根结蒂,靠符合中国实际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改革先辈注重实践和经验,打破教条,鼓励创新,善于把不同意见中的合理因素归纳出来。他们的勇气和智慧,对于正确路线的形成可谓居功至伟。

  然而,老一辈改革者的事业未竞、心愿未了。杜润生晚年对贪腐蔓延忧心忡忡,对建立代表农民权利的农会、破除城乡二元体制、推进民主政治等课题不断思考、不懈呼吁。改革首先是思想的解放。这源于实事求是的认识论。正像杜润生谦称,“家庭联产承包制是农民的发明,我们只是进行了调查研究理论化。”解放思想没有止境。如今,各地、各部门的改革试点、创新并不少,但是,倘若动辄设定条条框框,长期存在的体制机制障碍就很难突破。

  应该指出,万里、杜润生等改革先辈推进家庭承包制时,均深感“我们亏欠农民太多”,他们以人民利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只惟实,不惟书,不惟上。眼下,无论是国企、财税、金融、户籍、土地还是农村改革,都应坚持这一“以民为本”的态度。

  正是开放的心态、实事求是的态度和深入调查的工作方法,使老一辈改革者对中国社会保持敏锐观察和深刻认识。上世纪80年代,杜润生就主张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允许农民转让土地使用权。他还主张土地产权长期化。他指出,除了必须以制度法律对产权各项权利归属做出明确界定,还应在司法上做出保障。其晚年对集体所有制提出进一步反思。其事业继承者应全面准确地理解老人的这些思想。

  中国改革的基本路径是基层实践和上层决策循环互动,其间,专家学者的总结、提炼和阐释也大有助益。改革行至今天,局面更为复杂,但仍应坚持这条基本路径。当前,一些部门或地方政府对改革缺乏热情,应特别注重开门改革,广开言路。以土地制度改革而言,除了少数试点地方在经营性集体建设用地入市上略有进展,宅基地改革、征地改革均无重大突破。有关部门过于强调稳妥,着力掌控,使一些本有积极性的地方难有作为。而土改方案至今未向社会公布,试点封闭运行,使必要的公共讨论难以开展。要完成中央决定做出的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的既定目标,无疑需要加大改革推动力。

  日前,在中央深改小组第17次会议上,习近平强调,“中央通过的改革方案要落地生根,必须鼓励和允许不同地方进行差别化探索。”会议还要求“营造想改革、谋改革、善改革的浓郁氛围”,这些表述显系对改革先辈经验和精神的继承与发展。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召开在即,人们期盼“十三五”规划充溢着改革精神,更盼望它能从蓝图化为现实,如改革先辈那样,为后世营造丰厚的“改革红利”。

                                          版面编辑:邱祺璞

来源链接:http://weekly.caixin.com/2015-10-16/100863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