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识教育在成长中为何重要?

通识教育在成长中为何重要?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副院长  卢晓东

2014许多省份的考生需要在高考后选择大学和专业,家长和考生需要考虑选择哪所大学、选择什么专业。这其中大致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专业重要,一种认为大学重要。目前就整体而言,考生和家长对专业的关注程度超过学校。考生和家长往往都忽视了大学通识教育的存在以及对自己一生长远的意义。

  何谓通识教育?教育学家们有许多定义,其中哈佛大学第25届校长博克(Derek Bok)所提出的定义,值得认真思考。

  大学生在知识学习上,应该深度及广度兼备。一方面应该通过专业课程,对某一知识体系作深入的研究,一方面应该对其他领域作广泛的涉猎大学生应该学习重要的研究方法与思想体系,因为人类凭借这些方法和思维模式来获得知识,了解大自然、社会和人类本身。大学生应该对不同文化的价值、传统及体制有所认识。通识教育应该给大学生充分的选择机会,让他们接触不同的事物,使他们能对学术及文化发展长远的兴趣。增进他们对自我的了解,最后能对其未来的生活及生涯做出明智的抉择。经过与不同的学生相处的经验,培养他们成熟的处事及处人能力,并且也通过这种经验培养人们对人类多元本质的容忍度。

  以上所说的通识教育,大体说来就是我们所说专业或者职业知识之外的教育。这种教育常常被认为没有职业的知识有用,或者说是无用的,这是通识教育被考生和家长忽略的原因,当然也有许多大学对其有所忽视。然而,这种无用之用反而非常实用,甚至说有大用。我们尝试做以下简单的解读。

  第一,通识教育在与职业知识相关的专业知识之外,提供有关知识广度的教育。这种宽广的知识帮助学生了解自己、了解社会和世界,了解人类知识整体的全貌(不是细节)。基于这种学习考生才能有大的知识背景以了解自己在大学选择的专业、进而在毕业后选择自己的职业,使得自己的兴趣、能力和社会需要很好地匹配,这是其未来幸福的基础。比如,对于简单选择经济管理类专业的学生,对于以下问题他会慢慢的遇到:自己了解这类专业的知识吗?自己喜欢这个专业吗?自己擅长这个专业吗?如果选择专业错误,什么专业是自己的第二选择?这类专业的价值体系与自己的价值观符合吗?在汇率形成机制中,政治的因素发挥何种作用?到哪里了解其他相关知识呢?以上这些具有根本性的问题需要通识教育才能解答。

  第二,通识教育提供给学生应对职业和世界变化的知识基础。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包括政策变迁、产业转移等其他因素),一些新的职业会不断产生,同时旧的职业会消亡。比如过去20年间,我们注意到随着通讯科技的发展(互联网、电子邮件、QQ、寻呼机、手机),电报这个原来非常重要的产业消失了;寻呼机从无到有,到达巅峰又消失了;计算机杀毒、网络搜索、电子商务(阿里巴巴[微博]和京东商城[微博])从无到有并发展为方兴未艾的产业。随着数码相机的出现,传统的光学相机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了古董,光学胶片相关产业受到极大冲击,几近消亡,其中的巨人[微博]柯达公司倒闭了。20123月,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生产电影放映机的最大公司日本电子化学工业公司正式向东京地方法院申请破产。这家公司在日本是一个老字号品牌,从1960年开始生产电影放映机,日本全国各大电影院所用的电影放映机里大部分来自这家公司。然而,一夕之间公司也倒闭了。

  佛家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无常,这意味着变化是世界的常态,不变非常短暂。我们可以用这个概念理解我们身边巨大的、飞快的变化。这意味着,电报业从业者、胶片业从业者如果没有通识教育所打开的眼界和宽广的知识储备,他会较难应对这种巨大的变化,有可能落伍或者失业。这意味着大学生如果没有开放的心胸去接纳狭窄专业之外的其他知识和思维,其应对变化的准备其实并没有做好,这是其大学教育的重大缺失。短期看,学生的专业是热门而时髦的,但20年以后呢?如果有通识教育的准备,学生在未来会较好地应对变化,并且有可能引导变化。这就是通识教育的实用性和重要性。

  理解到通识教育的重要性,国内许多大学在最近20年间投入很大精力发展通识教育,比如北京大学[微博]、复旦大学[微博]等,这成为中国高等教育近20年来发展中最为重要的一股潮流。北京大学元培学院这个不以学科和职业命名的学院,其基础之一就是通识教育。当然,也有一些大学并未重视通识教育,这成为其教育质量的短板,使其远离大学的本质和基础。

  那么,通识教育到底体现在哪里?北京大学和协和医科大学的一位校友冯唐最近有一些真挚有趣的报告。

  冯唐是是当代中国一名作家,其身份显得有些复杂。在百度百科中,冯唐的介绍如下:

  冯唐,原名张海鹏,1971年生于北京,金牛座。诗人、作家、医生、商人、古器物爱好者,2013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上榜作家。1990-1998年就读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2年半)和协和医科大学,获临床医学博士,妇科肿瘤专业,美国Emory University Goizueta Business School 工商管理硕士。现居香港,曾就职于麦肯锡公司。曾为华润集团战略管理部总经理。201110月,当选为华润医疗集团有限公司CEO。已出版长篇小说《万物生长》、《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北京北京》、《欢喜》、《不二》,散文集《猪和蝴蝶》、《活着活着就老了》、《如何成为一个怪物》、《三十六大》,诗集《冯唐诗百首》。2013125日,“2013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冯唐以295万的版税收入荣登第八届作家富豪榜39位。

  1990-1998年间,协和医科大学的8年制医学教育仍是中国大陆医学教育皇冠上的明珠,是当时大陆唯一一所8年一贯制开展医学教育的高校,毕业生直接授予博士学位。学生前两年半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学习医学预科,主要课程就是生物学专业的基础课程;之后学生返回协和学习医学课程。所以冯唐是北京大学和协和医科大学两个学校的校友。

  今年春夏之际,冯唐受协和医科大学邀请,为协和的师弟师妹做了报告,其题目是我在协和学到的十件事。其中,他回顾了大学教育中重要的东西。

  我觉得我在协和学到了十件东西。第一,系统的关于天、地、人的知识。在北大上医学预科,学了6门化学,和北大生物系生物化学专业学得一样多。学了两门动物学,无脊椎动物学和有脊椎动物学。我第一次知道了鲍鱼的学名叫做石决明,石头、明快、决断。学了一门被子植物学。还学了各种和医学似乎毫不相关的东西,包括微积分。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所学基础医学,当时学了人体解剖、神经解剖、病理、药理等等,从人体到组织到基因,从宏观到微观都过了一遍。在协和医院学临床,内外妇儿神都过了一遍。我们去北大之前,还去了信阳陆军学院军训一年。当时我们学了如何带领一个十人左右的班级、如何攻占一个山头、如何利用一个墙角射击、如何使用三种枪支等等。进军校的时候,我身高180,体重108斤,出来的时候,身高没变,体重150斤,如果没有军训,我可能就活不到今天。军校期间,我看了11本英文原文的小说,包括一本劳伦斯小说。现在回想起军训、北大、基础、临床,我常常问一个问题,学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啊?第一点用途,在大尺度上了解人类,了解我们人类并不孤单,其实我们跟鱼、植物、甚至草履虫有很多相近的地方,人或如草木。第二点用途,所有学过的知识,哪怕基本都忘了,如果需要,我们知道去哪里找。因为我们学过,我们知道这些知识存在,我们不容易狭隘。不狭隘往往意味着不傻逼。第三点用途,是知道不一定所有东西都需要有用。比如当时学植物,我还记得汪劲武教授带着我们上蹿下跳,在燕园里面看所有的植物物种,后来我读过一句诗,在一个春天的早上,第一件美好的事是,一朵小花告诉我它的名字在北大的第一个暑假,同四个同学一起,和植物学汪劲武教授去四川和甘肃,寻找一种非常少见的山竹。我完全忘了那种山竹的重要性在哪儿,似乎找到之后可以改写被子植物史或者呼唤神龙。我记得的是,师徒五人,漫游二十天,每天住旅店,每顿有荤有素,最后在有限的预算之内,找到了那种山竹。

  冯唐已经不是医生,他所学的具体的生物学、医学知识的细节已经被遗忘,或者说没有职业的意义了。这时所留下的,帮助他拥有无用而自由的灵魂的教育因素,他在演讲中提到了。这就是所谓的通识教育,是北京大学教育的灵魂之一,是值得北京大学骄傲和格外珍惜的东西。

  考生和家长选择大学和专业,需要同时关注大学的通识教育,关注其设置和质量。如果一所大学在通识教育方面有所缺失,考生应当慎重选择。这不是为了当下,是为了二十年后独特而自由的自己,为了二十年后自信、从容而幸福的生活!

来源链接:http://edu.sina.com.cn/gaokao/2014-06-25/1416425356.shtml